• 设置首页
  • |
  • 加入收藏
  • |
  • 联系我们

扫描并关注

微信公众平台

古暨阳县治考

刘振南

晋代所置暨阳县治究竟位于何处?是在今张家港市府所在地杨舍镇,还是在江阴市长寿镇境内的莫城?由于种种原因,新编《沙洲县志》未作具体说明(张家港市前身为沙洲县)。新编《江阴市志》则直书为:“即今长寿莫城”,仅在页脚用小字注云:“旧志一说在杨舍”。近一年来,笔者围绕这个问题,查阅了一些资料,进行了一些思考,觉得有必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以正视听。

手头有一部清光绪年间的《江阴县志》,由卢思诚、沈伟田、冯寿镜主修,史称卢志。在其《建置·沿革篇》中,明确记载:“(晋太康)二年,分吴郡置毗陵郡,县属之乡附,始析毗陵县之暨阳乡并分无锡县地置暨阳县,建治东土。……梁,废暨阳县,置江阴郡,徙治君山之阳。分兰陵县地置江阴县,割兰陵郡之利城县并置梁丰县于暨阳之墟以属之。”其下按云:“自晋置暨阳县,建治杨舍镇。梁废之,置江阴郡,改筑君山之阳而建治焉,盖即所谓古城者是也。于是分兰陵县地及暨阳西境故地为江阴县。又割兰陵郡之利城县,并创梁丰县于暨阳之墟。凡三县属焉。曰梁丰者,示梁土之丰大也。”在《建制·官署篇》中记载:晋时,“暨阳县治在今杨厍(杨舍)镇,盖置县而建治于此……宋、齐皆因之”。梁时,“江阴郡治在今县治东,即所谓古城者。领县三,曰江阴,在郡治内;曰梁丰,即晋之暨阳;曰利城,在县西五十里利港。”按说,上述文字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了,古暨阳县治就在杨舍镇。

但历史上对古暨阳县治还有一说,北宋地理总志《太平寰宇记》称:“古暨阳城在县东四十里,汉时莫宠所筑,以捍海盗,因名莫城。”《太平寰宇记》为何有此一说,尚不得而知。江阴旧志中,清乾隆九年(1744)蔡澍主修的《江阴县志》(史称《蔡志》)附和《太平寰宇记》之说,称古暨阳县治在江阴长寿莫城,但未提供考证依据。而明弘治十一年(1498)黄傅主修的《江阴县志》(史称《黄志》)则未采纳此说。《黄志》是明代佳志,在此之前,从宋绍熙五年(1194)至明弘治七年(1494),已有6部江阴旧志存世。分别为宋绍熙五年(1194)施迈主修的施志、宋绍定五年(1232)颜耆仲主修的颜志、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贺子徽主修的贺志、明永乐二十年(1422)陈贽主修的陈志、明天顺中颜瑄主修的颜志、明弘治七年(1494)罗辅主修的罗志。黄傅主修《江阴县志》时,着意参阅了这些前志,当然也不会不注意到《太平寰宇记》这样有影响的著作。明弘治十一年,高宾在《黄志序》中高度评价黄志:“宏纲巨领,罗络无遗,细目苛条,搜剔罔漏,可谓尽心焉。”明正德十五年(1520),曾参与纂修黄志的贡生方谟在《续志序》中说:“侍御兰溪黄公傅,先弘治癸丑令江阴。慨邑中文献莫徵,以志残缺,谓事无所稽,民无所劝,乃遍索宋绍熙创志,绍定续志,国朝洪武续修、永乐重修志,天顺颜志,弘治罗志,汇而绎之……”。在这种情况下,《黄志》断然《太平寰宇记》中关于古暨阳县治的记载,必有非常的道理。故在《蔡志》之后的《卢志》对此专门作注云:“暨阳旧治,黄志谓在杨厍(即今杨舍),蔡志谓在莫城,未知孰是。然黄志在蔡志前二百五十余年,较为近古,今从之。”需要指出的是,黄志之后,明清两代先后有包括蔡志在内的6部《江阴县志》问世,即明嘉靖二十六年(1547)赵锦主修的赵志、明崇祯十三年(1640)冯士仁主修的冯志、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沈清世续修的沈志、清乾隆九年(1744)蔡澍主修的蔡志、清道光二十年(1840)陈延恩主修的陈志以及清光绪年间卢思诚主修的卢志。在这6部旧志中,仅蔡志沿袭了《太平寰宇记》的说法,其它旧志未闻有此一说。新编《江阴市志》把晋时暨阳县治表述为“即今长寿莫城”。而该志次页对梁丰县治则又明确记述为:“梁丰,今杨舍镇附近。”既然确认梁丰在杨舍镇附近,历史上又明确梁丰建于古暨阳之墟,则莫城之说岂非牵强?

我们还可以从另外的角度来考察一下。先从距离上看,按《卢志》说法,梁时江阴郡治在今县治东(江阴县治在郡治内),“西距利港五十里”。《太平寰宇记》称:“古暨阳城在县东四十里”,“夏浦在县西十八里”。那么查江阴地图可知,其时江阴县治大致在今江阴境内的山观镇南侧。这里向西十八里为今夏港镇(夏浦),向西五十里为今利港镇,向东四十里恰好是历史悠久的杨舍镇,完全符合古暨阳在县治以东四十里之说,而莫城距此仅二十余里。若以今县治澄江镇计,距莫城亦仅三十里光景。再从方位看,只有杨舍在江阴县治之东,而莫城若以澄江镇为旧县治,则在其正东南方向,若以旧治在澄江镇东的说法,则基本在正南方向了。古人修志极重距离方位,即便小有出入,也不至于错得如此离谱。相反,在地名上张冠李戴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又据新编《江阴市志》大事记载:“南北朝元嘉二十七年(450)宋文帝为防北魏南渡,在东起暨阳西迄安徽采石矶沿江陈舰列营布防。”这应该是一个比较精确的说法。东之暨阳与西之采石矶应都是指的长江沿江地点。杨舍当年濒临长江,清代史学家赵翼《登杨舍城北望海楼》诗云:“暨阳城北皆洪流,尚是江尾已海头”。而莫城则离长江古江岸较远,其直线距离约有十八公里。其时陈舰列营布防起点所指暨阳在临江的杨舍似应无疑。

说到底,历史上有两点是非常明确的:一是梁丰县治在杨舍镇,二是梁丰县治建于古暨阳之墟。有这两点,则古暨阳县治在杨舍镇应该是勿庸置疑的事实。笔者认为,蔡志留下古暨阳县治在城东四十里之莫城的说法,一方面是受了《太平寰宇记》的影响,更直接的原因是编修者的注意力重点放在江阴县治的地理位置上之故。而后人在修志时有意将莫城置于首选位置,若不是发现了什么新的佐证,就难免让人怀疑其动机。古暨阳县自西晋太康二年(281)置,至梁绍泰元年(555)废。次年,于暨阳之墟设梁丰县。隋开皇九年(589),梁丰县并入江阴县。唐武德三年(620),梁丰故地复置暨阳县。武德九年(626),复入江阴县。历史上杨舍曾作为暨阳、梁丰的县治,前后长达314年,这一段历史,应该还其本来面目。

 

                         (原载2003年第3期《中国地方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