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置首页
  • |
  • 加入收藏
  • |
  • 联系我们

扫描并关注

微信公众平台

沙洲围垦与“救命墩”

朱永平

“救命墩”,又称“济民墩”,另有“避潮墩”、“望潮墩”、“高宅基”等多种称呼。顾名思义,即在沿江沿海地带,百姓为避洪避潮而筑砌的高土台。昔日,苏沪等地沿江沿海一带,因多为低洼平原,再加防洪堤岸矮小,质量差,水患频仍。为了躲避洪潮,人们只能“择高阜而居”,或把房屋建在高处,或垒土为墩,即“救命墩”。“盐城八景”之一的范公堤外过去就有救命墩103座,星罗棋布,海雾飘忽,茫茫苍苍,别是一番风光。清人高岑有《范堤烟雨》一诗,“踏遍芳龄一回首,朝暾红过大堤东”即写了此景。

救命墩,有的由官府修建。清雍正十年(1732年),崇明岛潮灾不断,溺死百姓无算。时知县高国楹决定修高墩,在全县范围内筑起救命墩42座。有的由乡人筹资自建,以求洪潮来时自保。也有将旧有用于瞭望和报警的军事设施烽火墩(烟墩)临时移用为救命墩的,因其在沿江沿海多有分布,且均筑有一定的高度之故。

修筑救命墩,不单在已成陆并有众多居民生活的地方,各地在江海边围垦新陆时,为防止江海潮倒灌等情况发生,也多有修建。

张家港市(原沙洲县)从西部的长山起,经香山、三甲里、泗港、杨舍、庆安、鹿苑到西旸一线,原为长江的古江岸。这条古江岸线以北的境内部分,大多是距今七八百年以来形成的,有些地方甚至只有几十年的成陆历史。一是自然的伟力:在江流和海潮的作用下,大量泥沙沉降淤积,浅海海底不断升高,江中沙洲自明代开始加速扩涨,逐步并联;二是人力的改造:境内沙洲围垦始于宋代,经元、明、清、民国一直至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共围垦土地约85万亩,除去陆续坍失的约12万亩,实际围垦增加的土地接近全市总面积的2/3

早年进行沙洲围垦时,因为技术手段较为落后,往往采用纯人力或半机械化方式,工程质量较差,加上江潮汹涌,已围垦的圩塘也经常会被江水复淹。为保护围垦办事处和围垦人员的安全,以备救急,常于围垦处用泥土筑成高台(救命墩)。低者丈许,高者三四丈。遇有破堤,则登上高台,以得平安。今张家港境内见于史志的,就有双山岛老圩墩、大新镇龙华村烟墩和长青村救命墩、乐余镇青草沙救命墩和常阴沙管理区境内的东长沙救命墩等多处。

在大潮汛到来之时,救命墩绝非虚设,而是实实在在地发挥了“救命”的作用,现在的有些老人还时常能回忆救命墩救命的故事来。最为典型的大概是在19497月沙洲地区大洪灾中的表现了:724(农历629日)子夜,风、雨、潮“三兄弟”齐袭当时的沙洲县,强大的东北风将汹涌的江潮卷起,咆哮着冲击沿江地带当时非常脆弱的江堤。沿江从大新、锦丰到兆丰、常阴沙农场一线的江堤崩溃34.71公里,决口295处,各处圩塘几乎全被江水淹没,少有幸免。被洪水围困计10万余人,溺死者高达2361人,4万余灾民无家可归。这次大洪灾造成了乐余镇青草沙20余户全家罹难,但其中逃往大成圩东北、西南、西北三个方位救命墩的人却全部活了下来。无独有偶,常阴沙的东长沙在洪灾中共有97人死亡,在当时东长沙10只大小土圩尽成泽国时,位于定心圩的救命墩却有如一只浮于水面的大脚盆一般安然无恙,这也使得登上救命墩的一百多人幸运地保出了性命。

如今,各地的救命墩多已不存,沙洲百姓的救命墩,也已都不复存在。新中国成立后,江堤年年加固,而且原来分散于各处的沙洲都已完全并联成陆,所以各地的救命墩都被当地农民平整成了良田。如大新镇的救命墩就在上世纪50年代土地平整运动中尽数消失了,当地年老一些的居民也只能说出个大概位置。我想,如能去各处救命墩遗址凭吊一下,想到过去它发挥的作用,再看如今固若金汤的沿江堤岸,必定会生出许多感慨来。

   

(原载2007年第4期《江苏地方志》)